走街拍
开启辅助访问 酷站家园群组潮人走街拍社区明星精品导读
开启左侧

[新闻爆料] 300元一小时租个“美女大学生” 靠谱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9 14: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129733646140277732.jpg
在租人APP上付款后,Candy如約相見
3300647140797704295.jpg
對記者的詢問顯得不耐煩
6633156778909193442.jpg
發了紅包,主動詢問“吃了麼”

聽過租車、租房,你聽過租人嗎?現在,就有一些租人APP,用戶可以通過這樣的平台出租自己或者租一個人,不僅可以花錢租女友、男友,還能租人陪玩陪吃 …… 這種租人 APP 究竟是怎樣的軟件,“出租人”都是哪些人,提供怎樣的服務,是否存在非法的交易?現代快報記者對此進行了暗訪。律師認為,現在很多交友類的軟件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使這種租人APP 游走在社交媒體和非法性交易平台的“灰色地帶”,它們需要第三方或者是監管部門的介入與監督。

租人 軟件

填寫手機號碼就可注冊,出租人多是女生

現代快報記者在手機軟件商城中輸入“租人”兩字進行搜索,很快便出現相關軟件。在這些軟件的簡介中看到:“出租你的技能與知識”“榜單女神觸手可及”“拒絕照騙,聲色兩全”等宣傳語。

記者下載了一款租人軟件,注冊時隻要填寫手機發送驗証碼,就能開始使用。進入個人頁面,有身份証實名認証的選項,但並不強制。

在推薦頁面的出租人大部分都是年輕女性,男性僅有少數幾個。從照片來看,大多數女孩長相甜美,不少照片衣著暴露。在職業一欄裡,大多數人標著學生或者模特等。每個人提供的“技能”可以從下面這些內容選擇,包括代駕、電子競技、城市向導、運動、拍攝、烹飪、情感咨詢等。下面都標有對應的價格,人氣高的出租人每小時在200元-300元不等,人氣低的每小時隻要幾十元。

看誰有眼緣,就可以與對方聊天並租人。租人需要支付出租人標定的相應費用。預約成功后,必須先付款,錢會保留在平台,可以在“約會”成功之后再確認,支付的金額才會給到出租人。如果出租人爽約,可以全額退款。

記者隨機選了五個人聊天,隻有兩人及時回復。兩人與記者簡單聊天之后,都催促記者下單租人,如果不下單,就別磨嘰。

在聊天界面,軟件還提示如果想得到回復可以嘗試發紅包。記者試著給幾人發送了小額紅包。沒想到,這下立馬就有了回音。看來就算不見面,靠著這些紅包收入,出租人也能賺到錢。

記者 暗訪

租人像網上買東西,300塊錢一小時

11月21日,現代快報記者在這款APP裡,選擇了一位出租人Candy,嘗試將她約出來。Candy屬於南京地區人氣較高的,排名靠前,信任值也很高。Candy可以提供代駕、運動健身、城市向導、烹飪等服務,價格為300元/小時。

記者打了招呼,等了20分鐘Candy才回復,直接就問“你是要租我嗎”。記者詢問服務的具體內容,Candy有些不耐煩,“確定你就預約,不要浪費別人時間。”隨后,記者選擇了“烹飪”服務,和她約定第二天中午到記者家中做飯。

記者預約下單需要付33元的意向金﹔同時約會成功,除了300元/小時的費用,還有30元/小時的平台服務費。

下了定金后,Candy態度立馬360o大轉變,有問必答。記者嘗試詢問是否還提供別的服務,Candy直言,“陪玩陪吃看電影什麼都行,俗的肯定不行。”

成功下單之后,Candy讓記者第二天到某大學附近的公寓接她。在見面前,Candy再三催促記者先支付全款。

自稱是大學生,做這一行月入過萬

11月22日中午,記者按照指定時間到達Candy要求的地點。付款之后,Candy稱化妝換下衣服就來。等了半個小時,記者見到了Candy,真人長相、聲音都與軟件上一致。

隨后,Candy與記者一起前往家中。到記者家中之后,Candy說自己會煲湯,做一些簡單的小菜,但平時一般不怎麼做飯。於是,原本要來家中提供烹飪服務,還是決定點外賣解決午飯。

等外賣期間,Candy與記者聊了起來。Candy自稱是南京一高校的大三學生,因為平時課不多,所以完全可以“出租”自己的時間。Candy說,自己原本也做過主播,無意中發現了這款租人軟件,出租自己的目的就是賺點零花錢。從今年9月底到現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Candy差不多賺了有兩萬多塊,但到底約了多少次,自己都記不清了。 “有一個98年出生的男生已經為我花了一萬多塊錢。”

Candy拿出自己的轉賬記錄,記者看到在這個軟件平台裡共有五千多元。Candy說,一些通過平台約她的人,約了一次之后就不會再通過平台。“我們會互相加微信,如果他們還想約我,直接在微信上轉賬就行了,這樣就不用給平台錢,所以實際通過平台賺的錢不是最多的。”

常出入高檔酒局,聲稱不怕遇到壞人

Candy自稱是大三學生,見面時記者提出要到家裡的要求,她一口答應。到了記者家中,也毫不避諱就進了房間。聊天中,Candy的舉止也十分親昵。記者調侃Candy,真是個心大的妹子,也不怕碰到壞人。Candy說,自己還沒有遇到過壞人。“如果是壞人,會在約之前有所表露,我會舉報。平台上可能有些女生會提供某些特殊的服務,但我不會。”

記者在Candy的約會記錄中看到,已經結束約會的人至少有20人以上,據Candy介紹,這些人找她約會基本上都是吃飯、看電影或者散步等。

在記者和Candy一起瀏覽軟件的時候,Candy指著另一個女生告訴記者,這個女生人氣也非常高,曾經和她在一場“給錢”的高檔酒局上見過面。

灰色 地帶

給非法交易提供了平台

在租人體驗中,記者和Candy只是簡單聊了聊天,但她也告訴記者,在這個平台上,能獲得“想要”的服務。記者瀏覽這些租人APP發現,雖然表面上寫著的服務都很正經,但雙方真的見了面,做的是什麼,這就無法知曉。

隨后,現代快報記者致電租人APP的人工客服,客服人員稱,平台堅決杜絕色情服務,一般出租人遇到這種非法要求也不會接受,會立馬舉報,平台就會對相關用戶進行永久封號。雖然如此,平台對線下的交易根本無法監管。

此外,就算被平台封了號,用戶還是可以用新的手機號再重新注冊,再次出租別人或是出租自己,簡單的封號並不能解決問題。

出租人安全得不到保障

在APP上出租服務,自身的人身安全也是一大隱患。記者在APP的評論中就看到有一些用戶的評論帶有很強的性暗示,或是想利用這些租人平台“獵艷”。

“這個平台沒有對使用者進行強制身份信息認証,有很大的安全隱患。”江蘇鐘山明鏡律師事務所律師許輝表示,“‘租人’行為很容易將出租者置於一個完全不可控的陌生環境,進而帶來一系列不可控的傷害。約會的人是個完全陌生的人,你並不了解,去的地方也是你不熟悉的環境。對於大部分女性來說,出租自己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警方提醒市民,使用這類軟件,應該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不得進行非法犯罪的行為,遇到緊急情況,必須及時報警,保証自身的安全。

監管盲區

需要相關部門介入

2016年,國家網信辦曾發布了《APP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其中就明確要求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提供者應當嚴格落實信息安全管理責任,建立健全用戶信息安全保護機制。不得利用應用程序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擾亂社會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權益等法律法規禁止的活動。

許輝律師表示,租人APP首先在措辭上就存在問題。“自然人是不能作為出租的商品,租人這顯然是不合適的,這是一種博眼球的措辭。”另外,在一些實名制不健全的租人平台,如果虛報信息,對於出租者和承租者都有安全隱患。現在很多交友類的軟件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容易產生一些非法的問題,但法律上還沒有專門的條例監管。使這種“租人”APP游走在社交媒體和非法性交易平台的“灰色地帶”,它們需要的是第三方或者是監管部門的介入與監督。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街贝规则

18036355281

客服热线
周一至周日:09:00-20:00

微信扫一扫

©2014  创意徐州.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1014670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技术支持:走街串巷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6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